一张民间机构颁发的荣誉证书有什么用?




本报记者 张明敏

常增做梦也没有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

8月21日,他刚刚参加完北京一家公益机构组织的教师培训课程后,匆忙赶回老家广西百色市田林县六隆镇门屯小学。

返程途中,他接到了县教育局的电话,通知他参加2015年教师职称竞聘。如果竞聘顺利,黄常增就从现在的小学“初级”职称变成了“中级”,工资也相应增加300元,达到3700元。而令黄常增怎么也没有想到是,帮助他完成从“初级”到“中级”职称这个“规定动作”的,除了自身努力外,还有一张民间机构的“加分”证书。

多年坚守终获转正

而这一切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要是放在几年前,黄常增可没胆这样想。

那时他,还是广西省百色市田林县的一名代课教师,从1989年拿着48元/月工资开始,到2015年拿到1000块钱,教龄25年,这一切都是黄常增的“既定动作”,从未有所改变。

中间,几次转公办的考试之路,黄常增也有过尝试,但不是笔试落败就是面试被刷。2015年7月,经过充分准备,黄常增通过公考,终于从一名拥有25年教龄的代课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工资一下子从1000元涨到了3400元。幸福来得太突然,令黄常增有些措手不及。

有了正式身份的黄常增对于自己的前景“豁然开朗”,立刻全身心扑到了教育工作中。

2015年8月17日,黄常增作为50位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红烛基金“最美红烛教师”之一,被接到北京进行为期5天的培训,并获颁荣誉证书。

而正是这样一份由民间机构颁发的证书,让幸福又一次“砸”到了黄常增的身上。

公益证书的“魔力”

8月下旬,田林县通知所有乡村教师(公办、代课)进行一年一度的教师职称评定,如果顺利,黄常增将从目前小学“初级”职称晋升为“中级”,工资也相应增加300元,达到3700元。

但刚从代课身份转公办的他,显然对于这次职称竞聘有些犹豫,村里人朴实的性格一下显现出来。黄常增觉得在当前自己并没有太多竞聘“筹码”,除了一些教学突出的奖状外,再无其他。

根据教育部门相关文件规定,竞聘人员获得“国家”、“部/省”、“市”、“县”奖励证书的是可以视作职称竞聘加分条件。

这令黄常增想到了,刚刚被民间公益机构“红烛基金”授予的“最美红烛教师”荣誉称号。

随着申报材料一块递出后,很快得到了当地教育部门的回复,认定“最美红烛教师”为“部级”称号,在职称竞聘中将+5分。要知道,面对众多的竞争者,加5分已经可以“压下”很多人。

这样的“意外”收获让黄常增再次感受到了民间公益组织的“能量”,并将这一好消息立刻“传播出去”。

据悉,广西百色市田林县2015年教师职称评定即将在9月中、下旬公布,黄常增的竞聘也将很快会有结果。

另据《公益时报》记者了解,从2009年至2015年六年间,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红烛基金”在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广西百色市田林县、湖南省怀化市凤凰县等地,联合当地教育局举办乡村教师培训班,每期选拔出50人,评选为“最美红烛教师”,并颁发证书。

目前,民间机构“最美红烛教师”的荣誉证书已被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教育局和广西百色市田林县教育局按照教育部相关文件予以认定,作为教师职称竞聘时加分依据。

具体为,该民间机构证书被认定为“部级”将加5分。

对话

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

红烛基金秘书长李娟

《公益时报》:什么时候知道这个消息?

李娟:8月21日,我刚刚参加完2015年“红烛基金”培训项目回到家中,突然收到志愿者传来一条微信。大意是“2014年来京参加‘最美红烛’培训的老师中,有2位已经转正了,红烛的荣誉证书可以帮助他们在参加职称评定时加上5分,如果评定成功,这些老师每月的工资将会多出300元。”

事后我将这条微信晒在了朋友圈,并图注“没想到我们的荣誉证书还这么有分量。”很快评论涌现,大多来自红烛志愿者。

《公益时报》:“红烛基金”何时开始这项培训活动?

李娟:从2009年还未成立“红烛基金”起,我们就作为自愿者第一次在四川巴中市巴州区展开了“最美红烛教师”培训,直到2011年11月18日在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下成立至今,这项培训活动已经在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西部地区走过六个年头。每年都会发放一批“最美红烛教师”证书,但这是第一次听说民间机构颁发的证书被官方认可,在教师职称评定时被采用。

《公益时报》:你认为是什么促使证书加分实现?

李娟:当地教育部门能够认定该证书在教师职称评定时+5分,我觉得也许是多年的潜心公益,才触动了当地政策的垂青。加分高低不重要,作为一家公益机构颁发的证书能够得到官方认可,而直接能给教师们带来实惠,这是我们民间机构的最大的光荣。

广西田林县教育局师训股

周学福

《公益时报》:国家规定教师职称加分如何评定?

周学福:早年,教育部门在教师竞聘职称问题上也做出了一些规定,将加分资格的获取等级划分为国家、省/部、市、县等,每一档对应加分分数不一,一般为国家级加8分、省/部级加5分、市级加3分,县级加2分。但对于民间机构颁布的证书,却没有实际性纳入规定。

《公益时报》:为何最后还是认定了?

周学福:“最美红烛”证书是否可以加分,我们之前是有过讨论,主要是因为组织机构的民间属性怕引起社会歧义。最终基于两点达成共识,作出了一定的政策倾斜。一是因“红烛基金”隶属于中国下一代教育基金会,而该基金会业务主管单位属于教育部。二是该机构近几年多次来到田林进行教育扶贫,也使得教育部门进一步重视起乡村教师队伍本身。基于这两点,我们决定给予该机构颁布证书“部级”加5分的认定。

链接

8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全面推开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坚持职称评审与岗位聘用相结合。

会议认为,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对于优化配置资源、加强基础教育师资保障,具有重要意义。经过几年来的大面积试点,全面实施改革时机已成熟。会议决定,将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在全国全面推开。

一是将分设的中学、小学教师职称(职务)系列统一为初、中、高级。

二是修订评价标准,注重师德、实绩和实践经历,改变过分强调论文、学历倾向,并对农村和边远地区教师倾斜。

三是建立以同行专家评审为基础的评价机制,并公示结果、接受监督。

四是坚持职称评审与岗位聘用相结合,实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06920000:2017-12-15 19:56:08